浅谈幸福,带给你什么

欲望是物质上的需求,而幸福则是精神上的体现。从出生到离世,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即使是出家人或者是信教人,都不能例外。因为只要人活着,衣食住行都是离不开物质的。今天喝稀粥吃咸菜,明天有米饭炒菜就会高兴。但后天要是有满汉全席那也不能拒绝吧。一个人物质上的追求是很容易达到的。但一个人的精神上的满足就比较复杂,幸福感是动态的效果。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环境的变化,幸福感也在变动着。

   
北京爱情故事,于春节后上班前一天闲来无事看到其介绍中有北漂的字眼就很想去细看下剧中的北漂是如何生活的,带着这样的疑问,利用上班前一天至今的尽可能多的工作外时间将这部39集的电视连续剧看完了,在看的过程中,原本就泪腺低的我依旧把持不住很多时候边看边哭,习惯在看时进一步假设如果里面的他是我及将剧情与现实中的我的生活相结合的我,边看也边回忆及思索着我的过去、现在的种种。

延续《东京女子图鉴》聊一聊幸福

只有当人们的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人才会变得平和。只有当人们的感情有了归宿,人才会感觉到幸福。

   
 上大学时,我从一个专业转另外专业,班内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就是汪,我感觉她很像小曦但不是,想着为父母寻找儿媳妇的我在对其表白后就糊里糊涂的交往着,汪没有答应但却经常联系我并谈着心里话,后来汪被另一个他追到了手,但当他们中间有矛盾时她就会找我,而我在她每次找我时我都会寻找不出任何的理由去拒绝她并陪她做她喜欢的事情,即使很累。看完此剧,我感觉汪很像小曦:在被伤害的时候去寻找另一个以得到情感的倾述或苦水的洒泼,而我此时则像吴狄但不是:在汪情感被伤害时则来为其倾听,作为其苦水倾倒的垃圾桶,当时很多同学及朋友曾讥笑并告诉我不要这样,告诉我汪心眼多,我是在被利用,而我当时就傻,傻,傻傻地让其去利用,并随叫随到,时用时有,现在再回忆起来,感觉自己的确很傻、很傻。

《东京女子图鉴》记录了女主绫在东京20年的甜酸苦辣。

20年期间,工作步步高升,衣品渐渐精良,感情合合分分。

剧中,绫与丈夫走在路上,心里默念着“我很幸福啊!”表情却是一脸漠然。

剧终,绫离婚后,最终和一直陪伴的男闺蜜走在一起,给自己灌输“我很幸福啊!”但还是会对那些“看起来过得比她好的女人”羡慕不已。

1.
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让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伯父家的堂哥跟我显摆一个放大镜。那是由几个不同倍数的放大镜串在一起。一个个都可以掰开,像把小扇子。它的最好玩的地方是,对着太阳,调好距离,就可以把纸给烧个窟窿。想一想,用它可以把一个纸壳或木板烧成各种图案,那有多好玩儿呀。我跟堂哥借,他不借。买,他不卖。他唯一的就是想跟我换我的那把纸炮枪。我的那把纸炮枪是黑色金属壳的。像真的54式手枪。那是我爸爸不知从哪里给我买的礼物。我小时候跟爷爷长大。对爸爸不是很亲近。但这把纸炮枪让我如获至宝,爱不释手的。那我是绝对不会跟堂哥换放大镜的。所以我就得不到放大镜,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很烦躁和闹心。郁闷了相当长时间。

   
一部电视剧,因为北漂两字勾起了我细看的欲望,原本想比较我与剧中北漂人的奋斗,结果却看到了一部展示更多爱情的故事,更多对于生活、爱情、婚姻等的观点。是的,现实中的人们,现实中的家庭,现实中的夫妻,现实中的恋人,有多少对是明白什么是爱情的,有多少是在一起真爱的,有多少人的家庭、爱情、甚至婚姻是可以买卖的,在面对现实中能够看到的物质和虚无缥缈看不到的爱情、情感等的天平上,有多少人心中的这个天平是偏向物质的,可能很多人是嘴里不承认,甚至心里也不承认,但却在现实生活中如实的这样做:或已做,或在做,或将做。

整部剧,女主一直处于一种“我没有”的状态。一直处在“别人有的,我也要有”的心态。从小时候想要的娃娃,到长大后想要的男人。一直羡慕着别人所拥有,羡慕那些能去米其林3星餐厅约会的女生,因为据说“30岁前去过这家餐厅的,就是好女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