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在云端,富二代在美国的坚贞爱情

第一章

林爸林妈喜出望外,失子之痛自林可怡到来那天渐渐消失。

“你都多大了?还给我要钱花?你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活,我能养你一辈子呀!”

[WU6]

林妈接着说:“没错,爸妈以前认识杨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不知道她的名字。”

老林办公室的门口此刻正停着一辆白色的悍马,棱角分明的外观,巨大的车轮,无处不透着一股威武霸气。可能是在这儿停的时间长了一些,白色的车身上落满了黑色的煤灰。

第八章

杨宪则在长海一做完月子就回学校复学,对外只是声称生病休学,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她知道自己的苦,而她的老师、林可怡的生父方怀仁对于她的遭遇全然不知,她也没有告诉他,他们像是曾经相交的两条直线一样,在那一点相会后,像是陌生人一样渐行渐远,从前的她崇拜他,并曾想像朝圣者一样一直追随着他,但是一切都在她告诉他怀孕后,他称自己有家室不能对她负责令她打掉孩子时结束,心已经死了,她想过打掉孩子但是舍不得这个小生命,而她再次出现在学校,其实早已不是原来的她,她似乎更确定自己想要什么,更明白自己应该如何活着,似乎她的绘画作品也因此具备以前没有过的灵魂。

“给你妈要去,我没钱。”老林头也不抬的说。

很快就开学了。哈佛MBA也是集中起世界上的天才的地方。智勇虽然也很优秀,但英语毕竟不是自己的母语,所以上课感到有些吃力。有一堂课是大课,是在一个很大的阶梯教室上课。智勇每次都早去,那样可以做在前面。一天上课老师突然用智勇的父亲做例子,用他的见解讲智勇的父亲是如何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中国地产一哥。智勇突然感觉自己有个好问题,就举起手提问。老师见是智勇,不是很友好地说:“Ok
Sir,do you have question? You can ask now.”
这本是智勇第一次用英语提问,智勇见老师不耐烦的样子,好像自己在浪费大家时间似的。智勇站起来,
脸红红的,不知所措的样子。那老师摇摇头说:“Sir, you can sit down, I
don’tthink you have question relate to this class.”
智勇窘窘地正要坐下,就听后排一个女孩嚷道:”Why you can not let him
finish his question, why you have to stop
him?”,老师看了那女孩一眼,无奈地说:”Ok,you can continue your
question?”智勇见有人为他仗义直言,精神大爽,英语立马变得流利了许多。智勇一气呵成地将自己的问题和见解提了出来。全班顿时鸦雀无声。老师用很惊讶的眼神望着智勇说:“you
asked a very deep question. I am impressedthat someone in this class can
ask a question like this. I am honored that Ican have a student like
you”.
接着就是一片欢快的掌声。大家都为智勇能提出这么深刻问题感到骄傲。下课后,智勇赶紧奔着那为自己仗义直言的女孩走去。那是一个冰雪聪明,留着一束金黄的辫子,有着一张异常美丽的脸和女王般的气质的女孩。智勇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真是她吗?”那女孩见智勇走过来,就停下和旁边女孩说话,对智勇说:“You
just asked a great question, you must bevery
smart!”(你刚才问了一个很优秀的问题,你的智商一定很高)智勇脸红红的,不觉中说起了中文:”能一块吃顿饭吗?“那女孩有些奇怪地看着智勇说:”你怎么知道我说中文的?“智勇赶紧说:”听你说过。”.
那女孩本有些犹豫,但看见智勇高大优雅的样子,心里也很喜欢,就扑哧一笑说:”好啊,但你得promise
我教我中文。“智勇拼命点头说:“Yes,yes,
好呀,好呀。”那女孩很大方地说:“那咱们走吧。”智勇高兴得像是腾云驾雾一样。智勇昂着胸跟着那女孩向教室外走去。全班同学竟是不解的眼神。那女孩就转过身对智勇说:“只要我们走的正,不要管别人怎么想.”

此话一出林可怡目瞪口呆:“这……这是什么意思?”

老林的这个儿子叫林翔。今年二十五岁了。上完初中以后就没再上学,老林给他介绍了工作也不去做,就在社会上混。叫他到老林的公司来帮忙,干了半天就溜了,嫌这个洗煤厂太脏。

再说林智勇的老爸老林,不是别人,正是中国最大的地产商林腾飞[WU1]。林智勇是他的独生儿子。老林一心希望有朝一日智勇能接他的班,所以对智勇的安全看的挌外重要,这也是给智勇安排两个保镖的原因。今天老谢打电话告诉他智勇开到220公里/小时时,老林真是被吓得心脏病都快犯了。这孩子都已是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管不住自己。老林赶快叫老婆来到办公室商量起来。林太说:“智勇也已三十的人了。从浙大研究生毕业都五年了。整天无所事事,迟早要出事。我们要帮他找个妻子。”“是啊,智勇要是有个家,心就定了”

杨宪看到这样的情形忍住泪水说:“看来这孩子和你们有缘,大哥大姐求你们一定要把她抚养成人。”

“爸,给我点钱花。”儿子看老林不理他,只能主动张口了。

[WU2]

即便这样林妈还是把钱塞给她:“这些我们都知道,我们就是想感谢你,没有别的意思,没有你我们这辈子恐怕做不成父母。”

“大妹子,辛苦你在这里照顾亮子。我回去处理下公司的事,明天再来看亮子。”

第九章

林爸林妈此时也深受感动,骨肉血亲不是说分离就分离的,林妈拿出包里用报纸包起来的东西交给杨宪,她打开一看原来是钱,她立刻塞回林妈手里:“大姐这钱我不能收,我不是卖孩子,我但凡有点能耐也不会把孩子送给你们养,我这个当妈的不称职,不能让她有个体面的家庭,也不能养活她,我自己接下来怎么办我都不知道,所以这些钱你们留着日后用吧,我能看出来这些钱不是小数目,大哥大姐以后养孩子也需要钱。”

老林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老林的儿子正坐在老林的老板椅上,把两只脚翘到老林的办公桌上,玩着手机游戏。

第七章

林妈抚摸着她的胳膊又缕缕她的头发。

说是公司,其实就是一个洗煤厂。老林从国有大矿买原煤过来,在洗煤厂里先进行筛分分级,把粉煤晒出来卖给冶炼厂或者电厂。将晒出来的块煤再进行水洗,经过筛分和水洗的块煤,大小均一,乌黑发亮,是化肥厂陶瓷厂使用的原料。

第十三章

林可怡一脸疑问看着Jason,Jason一直看着她,从她和张声扬一起进房间开始,他有很不好的预感,不仅是她和杨宪,还有她和自己的关系,仿佛都在这段时间发生变化,看她脸上的表情,脸上充满着疑惑,对于这些,他很想赶快告诉她,但是自己又不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医生过来看了以后说,手指头开始能颤动,说明病人对外界的刺激有了反应,是好现象。以后要多帮助病人活动身体,常翻身,多和病人聊天。如果情况好的话,也许病人很快就能醒来的。

在S海市的F1赛车场上,只见一辆摩托高速地奔驰者。那车上骑手还不时做一些惊险的特技动作。整个车场空空如野,只有两个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当那车手放缓减速时,两人不顾幸命地冲了上去,紧紧抱着骑手喊着“智勇,不能再开了,今天就到这了。”那叫智勇的不屑地看着他们说:“你们懂个屁。我花了2万美金才包了1小时,这才开了半小时,不开了你们给我退钱啊?”这两个人正是那林智勇的保彪,
年老的叫谢天,年轻的叫张亮.
虽然老谢和小张已在公司做过多年,但今天是他两第一天为保护智勇上班。只听谢天说:“我们的工资不用给了,但性命要紧,你今天就算给我们炒了,我们也绝不能让你再开,你这是玩命啊。”那林智勇本也有1米85,健壮的胸肌,方面大耳,一看就是运功好手,但现在被两个武功高手架着,竟动弹不得,两眼转转说:”谢叔叔,你怎么就不信我的技术呢?这哪有危险,我还没露我的绝技呢?”谢天急忙说:“我信,我知道你的技术高超,但今天绝不能再开了,我们的心脏快被吓得吐出来了。”那智勇正想大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智勇看了一眼手机号,揾怒地说:“一定是你们给我爸打电话了,呆会再跟你们算账。”说完,拿起手机必恭必敬地说:“爸,您找我什么事?”那边的爸爸似乎很是生气,口气很是生硬地问:”你现在在哪?在做什么?“那智勇似乎有点害怕,嘿嘿地说:”F1赛车场,随便练练,还能做什么啊?“”又去开摩托了吧?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不准你开摩托了,你拿我的话就当放屁。你眼里哪有这个老爸?“”爸,我都这么大了,您怎么还这么不放心呢?”“你这混蛋孩子,我供你穿的,供你吃的,供你钱花,
你就这样顶撞我?我告诉你,你三十分钟内必须到我的办公室来。”“爸,我一定到”掛完电话,就怒火中烧地对老谢说:“去我爸办公室。你们哪是来保护我的呀,分明是来陷害我的。“”我说少爷,我们这测速器刚才都测到你开到公里220公里/小时,你那是在玩命啊!“”就那点速度算个屁呀!我十二岁就开始练车,好了,先不说那,等见完我爸再跟你们算账“说完,跳上自己的敞篷兰搏基尼,说:”快上车,我们去我爸办公室。”

“要不是小吴那天找到咱们家,我甚至都忘了你不是我亲生女儿。”林妈流着眼泪看着林可怡,每一滴眼泪都透露着对林可怡的爱。

洗煤厂的一角有一排小平房,这排平房有十几个房间。有员工的宿舍,有工具房,有厨房,有厕所,也有老林的办公室。由于整天在煤灰的包围中,平房每间房子的墙上和玻璃上都落满了黑色的灰尘。远远的看上去和煤堆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第三章

但真正的情况是,表姨不在家的时候曾根邻居通电话得知有人找她,而邻居认出那人就是当年那个怀孕的租客。

听了医生的话,于红的心情有了一些好转,脸上也有了笑容。她对老林说,自己暂时不回去了,就在这儿照顾亮哥。于红还对小杭说,这边暂时也没有什么事,让小杭先回去工作。

智勇家在S海市大富豪区一座洋楼,周围自然也有很多富豪餐馆。智勇感觉有点饿,就说”咱们今天在外面吃了。你们想吃点什么?”
老谢小张赶紧说:”您决定吧,我们吃什么都香。“智勇说:“那咱们就吃牛排吧?这块有个美式牛排店很不错。”老谢和小张赶紧说“好啊,好啊“。智勇把车开到牛肉店,把钥匙交给伺应生,迈着健步向着饭馆走去。老谢小李在后紧紧地跟着。智勇对这个餐馆还算熟,智勇很喜欢这里5分熟的8OZ的里肌小牛排。这里的服务员虽然对智勇不是很熟,但都知道智勇是开豪车,小费一向留的很好,对智勇一向很友善。就问智勇要不要去贵宾室。智勇也不希望别人打搅,就说好。服务员带智勇三人来到贵宾室,那贵宾室果然豪华,诺大的房间只有4张桌子,墙上都装上电视,放映着高尔夫,美国NBA和欧州足球。屋里已有两桌客人,一桌坐着一对年轻男女。那男孩生得浓眉大眼,身材瘦高,叫人越看越喜欢,真有潘安在世的感觉。那女孩生得高挑身材,粉面红唇,说有沉鱼落雁之美也毫不夸张。另外一桌坐着三个人,像是商人,自顾自地谈着生意,对周围毫不关心。智勇三人坐在俩个年轻人旁边那桌,智勇开车,就没有点酒,给三人要了龙井热茶。老谢和小张都是弟一次吃西餐,都希望智勇帮他们点一个菜。智勇就点了三个8OZ的牛排,又叫了两个头台。不一会服务员就把热茶端了上来。三人喝了口热茶,觉得味道很好,不觉得话就开始多了起来。老谢问“在贵宾室吃饭一定很贵吧?”智勇说“还可以,在你的平时价码上再加50%,其实算是公道,这里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坐进来的。“智勇说着又情不自禁向那年轻人一桌望去。那男孩似乎很有酒兴,桌上的摆着一瓶茅台和一瓶红酒,就见那男孩一佯头就一杯,然后又自己给自己斟满。那女孩慢慢地品着自己的红酒,看那男孩喝的那样快,就有些生气的说:”你能不能少喝点,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那男孩喝的已是半醉,行为也有些轻浮起来。就冲女孩嚷道:”我又不开车,和你在一起还不能痛快一点吗?”说完竟从自己的椅子站起来,走到女孩的位子上,抱起女孩想亲吻。那女孩装得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但又半推半就地,两人热吻起来。那智勇看在眼里,不觉有股酸劲,就把服务员叫过来埋怨道:“这也太不雅观了吧,这屋里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服务员好像很害怕似的,说:“先生,你还是把你自己的事管好了吧。您看那桌就没事。“智勇看那三个商人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智勇就有些生气地说:”他们不算人.”那男孩真是有些醉了,竟开始对女孩上下其手,那女孩似乎受了很大委屈,哭泣着拼命抵抗着。智勇看得不耐烦了,走过去,揪起那男孩的后脖领就是一个大嘴吧。那男孩似乎从酒醉中被打醒了,大哭着喊“你凭什么打我?叫你们老板来”那女孩也冲着智勇喊“我们的事不用你管,你凭什么打人?”老谢看到这场景,赶快拉着智勇往外走。那三个商人般的顾客好像也突然有了是非感,对着智勇凶恶地喊:”不能让他跑了,这还得了吗?“这时老板带着好多人跑了过来,对着男孩点头哈腰地说:”警察一会就到。“然后指着智勇说,“把他抓起来!”那一帮酒店的保安一涌而上,想抓住智勇。就看老谢和小张的功夫也真是了得,不一会,就把这帮保安全都打到在地。那男孩抄起茅台酒瓶子就向智勇扔来,小张手急眼快,一拳将酒瓶打开,老谢一个健步挡在智勇身前。小张也是一个飞步奔到男孩前面,举拳就要打。那老板连忙大喊“那是朱市长的儿子,你也敢打?”
那女孩也跑到男孩前面,保护着说:“你们要干什么?”那小张听到是市长的儿子,也不知所措起来,回头望着智勇。智勇听到是朱市长的儿子,知道自己惹了大祸,就说“真不知道是市长的儿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今天餐馆的损失全记在我名下,我赔。”其中一个商人打扮的人说:“兄弟说话这么痛快,两位武功这么好的[WU3]兄弟又如此拼命保护你,你也一定不是凡人,今天就露露底吧。”智勇知道再隐瞒下去对谁都不好,就说“在下林智勇,我爸你们可能听说过,叫林腾远.”大家听到林腾远这个名子都肃静了好一会,还是牛排店的老板先说到:“我说你不是凡人,果然是林大老板的公子,你能光顾小店,小店真是有篷壁生辉的感觉呀。”这时警察到了。警察看到地上碎的酒瓶子就问:“看来刚才打的很精彩吗?都谁是肇事者啊?”牛排店老板赶快接过话来说:“刚才是我打电话给你们的,我不了解情况。这位是朱市长的儿子,这位是林腾远大老板的公子,他们本是兄弟,刚才有点小误会,现在又好的像兄弟似的了.
没事没事,刚才我错怪他们了。”那警察一听有市长的儿子,自然有所顾忌,就把市长的儿子叫到一旁,问他有事没有。那市长的儿子自然也不愿有事,就大声道:“我朱光明和林智勇是兄弟,刚才喝多了一点,有点小误会,现在没事了。是吧智勇哥?“智勇多聪明,赶快接话说:”光明永远是我的好兄弟,刚才是我不好。摔坏的东西由我赔,今天来的人都是我的客人,账单都由我付。“朱光明趁机接话说:”听见了吗,今天我哥请客,警察同志也点点东西吧。“那警察早已骚红了脸,赶紧摇头说:”我们还有公务,既然这里没事,我们就先走了.”说完警察们就都走了。

林妈擦了擦眼泪对林可怡说:“前阵子小吴登门,问我们是不是二十九年前在长海抱养一个女婴,我和你爸本来不想理会,就说没有,可那小吴说已经掌握到一些证据,说你就是他要找的那个女婴,我和你爸这才商量要不要把你的身世告诉你。”

老林开车把小杭送到车站,给于红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吃的喝的,又给于红留下一些钱。对于红说:

[WU5]

“你们……你们……”林可怡迅速思考Jason和杨宪两个人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家的原因,她看见杨宪看自己的眼神非比寻常,有着和上次画展看她时相似的眼神,却又更加复杂,似乎掺杂着很多特殊的情感。Jason好久没有和自己联系,上次看到他还是在自己家门口,她有些赌气不想和Jason联络,但是他也没有找自己,看到他林可怡是开心的,但是这样的开心中总是伴随着会转瞬即逝的感觉,匆匆一遇又匆匆一别。

老林向于红告辞以后,开车直接去了自己的公司。

再说老林和智勇妈一直谈着如和帮智勇找个女朋友。老林说:“我整天都在忙生意,公司里也有漂亮单身女孩,可那些女孩尽是见钱眼开的,她们的目地都很强。所以我不同意找她们。””老林,其实我早就注意这事了,我现在有一个很好的人选。“”好啊,说说看“”你知道郑欢吧?“”那个老吝啬鬼,家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嗨,人无完人嘛。那郑欢有一个女儿,刚从复旦研究生毕业,这几天就要去老郑那上班。年龄大概25岁,和智勇真是合适.””你怎么认识郑欢的女儿的呢?“两星期前,我碰到了郑欢的老婆,我们坐下喝了杯茶,女人嘛,不自觉就会谈起儿女的心烦事。我把智勇的相片给了她,她很是喜欢。”“智勇是把咱两人的优点都集中起来的人,她家自然会是喜欢。但她的女儿长得怎么样呢?”“她这女儿确实有出水芙蓉,闭月羞花之美。你知道郑欢的老婆年轻时是文工团的大美人,但这个女儿有更上一层楼的感觉。看,这是郑欢老婆给我手机寄来的像片。“老林接过手机,看那女孩确实貌似桃花,清纯可爱,就说:”你见过她本人吗?“”郑欢老婆安排见过一次,确实漂亮。“”但郑欢这个老倔头子和我不是很对付呀。“”是,咱家现在管银行借了很多钱,步子迈的很大。郑欢做生意不喜欢借贷,自然他们阔张的速度就会慢很多,但是他们有很多现金,他们把风险总是压到最小。要是咱们两家合作起来,取长补短,哈哈,那时我看没有谁再敢小瞧林氏地产了。“老林被老婆说得兴致也高涨起来,说:”不管怎么说,我看郑家这个女儿不错,咱们回家找智勇谈谈,趁热打铁,把这个事给办了。“老林看看手表说:”快下班了,我和秘书交代一下,咱两就回家吧。“刚说完,就看秘书急急火燎似的跑进来说:“老板,有电话”。老林最讨厌快下班的电话,就不耐烦地说,“告诉他,我在开会,要是急事明天会给他打回去的。”秘书有点为难地看着老林说“是朱市长。”老林一听像是吓了一跳,赶忙说:“朱市长?快把电话给我。”接到电话赶紧说:“是朱市长吗?好久没听到您的指示了.”就听那边朱市长说:”诶,什么话?你现在是咱们市的首富,市里很多事要靠你,哪还敢有什么指示啊?好,不说客气话了,你现在说话方便吗?“老林听了也很是害怕,左右看了看,说:“市长,这里除了我老婆,没别人.””老林啊,我儿子刚才回来跟我说:‘他今天和你家儿子智勇拜了个把兄弟’这事你知道吗?”“这。。。我还没听说””你怎么看这事的?”“他们年轻人拜兄弟,一定是特别情投意合,英雄重雄。”“嗨,话随这么说,但你知道我儿子和你儿子很容易被别人说成是金钱与权力的结合,到时再被一些不良媒体渲染一下,咱俩是跳尽黄河也洗不清啊….你知道我现在虽是市长,但中央看的很紧,纪委对我们压力很大呀。”老林一听也有些慌神,赶紧说:“市长,您说的我们都没想到,您说我们现在能做些什么补救呢?“”老林,我儿子前一段跟我说交了一个富二代女朋友,我就坚决反对。你知道我们这代人还是有些理想的。我听我儿子介绍了一下你家智勇,我知道你家智勇也是英俊聪明的孩子,但做事好像还不很成熟。智勇是哥哥,做事一定要小心低调一点。高处不胜寒哪!“老林听了更加紧张起来说:”我老两口就智勇这么一个儿子,打小就有些惯着,做事有时我们的话他听不进去啊。“”这事也难怪他,现在世界变化太快了,所以我叫我家朱光明去美国学习两年,读个学位。别在国内拿我的名头狐假虎威,迟早得出事。但愿这两年洋插队能让他早点成熟。“”市长,我也在美国上过两年学,如果光明有问题,我可以帮他。“”其实我也正想问你,我还不太清楚智勇的背景,可你在哈佛拿过学位啊,为什么不让智勇也去锻练锻练呢?“”朱市长,这事我还没太考虑过。“”我觉得你应该考虑考虑,光明肯定是要去的。智勇要去,两人可以做做伴,但智勇要是不去,也一定有你们的道理。好了,我还有事,今天就谈这么多了,以后会常联系。””市长,谢谢您打电话来,您说的我们会好好考虑的。“”好了,这是我的手机号,不要告诉别人,但你们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直接找我。“”朱市长晚安。“老林和市长打完电话后,握着电话呆呆地向前看着,好像满腹心事。林太望着老林说,”市长都说什么了?”“你相信吗?市长的儿子朱光明和咱们的智勇拜了把兄弟。”“真的?那不是好事吗?。。。我听说这朱市长还是蛮清廉的。“”嗨,这搞政治的都很小心的。他怕被人传成权力与金钱的结合。“”诶哟,那。。那可怎么好啊?“”现在官场上,上去就是众星捧月,下去就是墙倒众人推。水深的很。““咱家的智勇一点不成熟,到官场上,怎么能是那些人的对手呢?”“还官场呢?只要不出事就行了。其实市长的意见倒是挺好的,把智勇送到国外,读个学位,受点苦,早点成熟起来。”“去哪个学校呢?““当然是哈佛.”
“智勇虽然在浙大学得不错,英语也很好,但去哈佛可能还不够好啊.”
“这些名校都是有钱能使鬼推的地方。只要你肯出钱,他们都会帮你的。我想下明天就给哈佛打个电话,捐一千万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在MBA学院给我立个碑,同时也问问智勇能不能读个MBA。“”一千万,多了一点吧?“”嗨,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咱们还不是最希望智勇能接管咱们的生意,如果智勇能拿到哈佛的MBA,以后让他接班也顺理成章。“”但刚才咱们不还在想给智勇找个对像呢吗?“”但现在想想,智勇虽然30了,但还是太不成熟,心也很不定,要是弄得结婚再离婚不但弄得名生不好,经济损失也承受不了。我看还是让他读个学位,先成熟起来的好.”
“智勇这孩子从来没有单独出个那么的远门?学习压力也会很大,怕他心里承受不了啊?“”他有朱光明嘛,再说我们还会让小张或老李去陪他,他的安全也是第一位的。“”那你说给他多少钱。“”我说给他50万美金,他只在美国呆两年,应该稳够的。“”不,再加50万,不能亏了孩子。“”那波士顿也有花红柳绿的地方。你不怕他学坏?“”就叫老谢陪他,老谢的人品还是不错的,有老谢在,我能放心。“”到哈佛后,他会发现学习压力很大,他也不一定有精力搞坏事。“”那我怎么和老郑的老婆说呀?人家还等着回信呢。““我看郑家的女儿很好,跟他们实话实说嘛。就说智勇要去哈佛读个学位,他女儿才25,等两年也没啥。”“好吧,我就实话实说,人家要不愿等我也没办法。””那当然,现在得回家和智勇商量商量,现在他的意见最重要。“老林看看表,已过了下班的时间,就叫司机把车准备好,带着林妈坐上车,向家开去。

林爸用力握着林可怡的手两眼神含着泪水哽咽地说:“因为二十九年前她亲手把你交给我。”

老林这些天不在的时候,生意由手下一帮伙计照应着,也没有耽误什么事。今天老林一定要到公司来的原因是老林的儿子在公司等他。

[WU3]

“既然都不知道名字怎么能叫认识她。”

“大哥,你去忙吧,有事我给你打电话,你不用天天往这跑。”

那牛排店老板看着警察走后就说:“真是英雄识英雄,你们这两位公子都是英俊后生,将来必是非常了得的人物。既然已认了兄弟,不如就在小店拜个把子,我们给你们做个证人。”那智勇听了很是高兴,说:“好,我当然愿意有这样的兄弟。“朱光明听了也很是激动,但还是望着那美丽的女孩,要征得她的同意。女孩被他看得羞红了脸说:”我还管得了你,你就跟你的心走就行了。我信任你。”朱光明听后,就和智勇做了个简单的仪式,彼此又指着天说了一些“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之类的狠话,然后就狠狠地拥抱在一起。两人熊抱完后,又交换了手机号码和住家地址,大家都知道,一对把兄弟诞生了。这时那三个商人走过来,分别向两人作了个抑说“我们还得回公司干活,得先走了,这是我们的名片,希望以后能多联系。”智勇拿着名片一看,一个是婚庆介绍所的老板,一个是婚庆策划,最后一个是婚姻法律师,智勇就说:“今天这客我一定请了。以后我结婚也一定请你们帮忙。”
那婚庆公司老板就说:”那请给我们留个电话,以后我看到这个电话,手里就算有再多的活,也要推掉,一定把你的婚庆办成最好的。“智勇把电话写给他,三人非常高兴地和大家告别了。智勇见光明兴致很高,就对牛排店老板说:“再拿瓶茅台来,我们要一醉方休。”牛排店老板听了也兴致高起来,说:“一定要庆祝一下。”说完就准备去酒巴拿酒去了。突然那个女孩很坚定地说:“大哥,他已经喝醉了,我明天要上班,我得送他回家。”朱光明赶紧说:“老婆,你别扫大哥性啊,咱再呆一小时再走,行吗?”“你就是这么没出息,你愿意呆就呆,我得走。”朱光明一看女孩生气,赶紧赔理说:“我走我走,老婆,我错了。“然后又转过身来对智勇说:”大哥,我们得走了,明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要早点休息。大哥,方便的话,我明天会去你家拜访你。”智勇赶忙回答:“你来什么时候都方便,明天给我打个电话,我等你。“朱光明说:“一定,大哥,那我们就说定了,我两点到你家。”智勇也说,“不早了,咱们一块走吧。”说完就用卡给牛排店打了一万块钱,还问老板钱够不够。那牛排店的老板本已就千恩万谢了,现在见又打进这么多钱,赶紧说:“你们两位小英雄来我这吃饭,我们就已有篷壁生辉的感觉了。现在又给钱,我真是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你是我们结拜的证人,我们对你都心存感激。以后我的婚事也一定在你的店里举行。”光明听了也应和说:“一定的,我的婚事的仪式也一定在你这举行。”牛排店老板听了更是乐得前扬后和。智勇,朱光明,女孩,老谢和小张一起向门口走去。朱光明问智勇“这两位功夫如此了得,不知和大哥什么关系啊?”智勇哈哈一笑说:“说是我爸雇来保护我,其实是我爸派来监视我的.”老谢和小张听了都尴尬的一笑。智勇接着说:”你都对这位小姐叫老婆了,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那?“那女孩赶紧接过话说:”我的身事还真有点小秘密,大哥,不是不信任您,现在还不是告诉您的时候。“智勇听了也就不好再追问了。朱光明听了赶紧打岔说:“哥,现在我最大的追求就是将她娶到手,若娶不到她,我真不知道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那女孩撒娇似的,狠很掐了一下光明的胳膊说:“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谁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朱光明又赶紧搂着女孩切切私语。不觉中走到了店门口,两辆豪车已在门口等待了。后面那辆是智勇的兰博基尼,前面一辆是宾力雅致。朱光明看到车后,赶快把驾驶员的门拉开,让那女孩坐进去。然后回到乘客边拉门坐下。边拉门边对智勇说:“哥,我们先走了,明天再去拜访你。”那女孩也向智勇摆摆手,开着车走了。智勇望着车离去的影子,老谢说:“你这车有500万,但人家那辆车是千万起价啊?”智勇说:“是啊,这女孩水很深啊。“智勇看看手表说:”都3点多了,你们还饿不饿呀?“小张说:“说实话嘛?”“当然”“今天一早就陪你练车,到现在还没正经吃东西,肯定饿呀。”“那早说啊。有钱还能被饿死?咱们回去再吃一顿.”
说完就过去告诉餐馆的停车人,把车再停一下,三个人这回没有去贵宾室,随便找了个地坐下。智勇给每个人点了个牛排和萨拉还有烤土豆,不一会服务员把萨拉端了上来,三个人就不再说话,大口吃了起来。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我妈说让我给你要。”林翔说。

发表评论